首页>软件下载 > 电子书籍 > 怨气撞铃阅读器百度云电脑版 v2.9.3

怨气撞铃阅读器百度云电脑版 v2.9.3

怨气撞铃阅读器百度云电脑版

软件大小:5.3MB

软件授权:免费版

软件等级:

软件语言:简体中文

更新时间:2017-09-11

软件类别:电子书籍

软件平台:Win平台

0% 好用:(0)
0% 不好用:(0)
  怨气撞铃txt百度云电脑版,这本小说是鱼尾大大的一本佳作,鱼尾大大的诡异言情类真的写的非常好看,这本小说初看的时候就被里面的诡异场景给震慑住,一直感觉有一股凉风在自己周边吹,可是看完又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,所以大家喜欢这类的小说,可以去看看。
怨气撞铃txt百度云电脑版

  怨气撞铃txt百度云电脑版小说试读;

  0513……”季棠棠皱着眉头默念着这串数字,“0513,好像在哪里看过……”

  “是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?”岳峰不知道她到底在寻求什么,但还是愿意给她支招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”季棠棠摇头,“只是四个数字,有可能有很多含义,可能是日子的标示,也可能是门牌号码,也可能是学号,还可能是其它什么的……”

  “你到底在找什么?”岳峰起了疑心,“怎么看,你都不像是普通的游客。”

  季棠棠笑了笑:“普通的游客怎么会到尕奈来?我说我是来寻宝的,你信不信?”

  岳峰知道她不想说:“随便你,任何人都有保留自己秘密的权利。”

  经过这一番说话,和岳峰的沟通好像也没那么困难了,季棠棠再一次跟他道歉:“昨天晚上的事情,真对不起。”

  “都说了没什么了。”

  “可不可以……提个请求?”

  “什么请求?”岳峰奇怪。

  “我还会在尕奈住一段日子,有很多时候,还是会自说自话。”季棠棠斟酌着言语,“如果有对不住的地方,还请你们包涵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岳峰打断她,“以后你还会像昨天那样,大半夜的不回来,谁也不知道你去哪了?”

  “可能吧。”季棠棠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。

  岳峰没说话,顿了顿掏出手机:“手机号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留个手机号总可以的,有什么事也好通个讯息。”

  季棠棠犹豫了一下,把自己的手机号报给岳峰。

  又过了一阵,毛哥也起床了,他打着呵欠从楼上下来,朝前厅张了张,然后打开旅馆的大门,冷风卷着檐上的雪花扑面而来,毛哥打了个寒噤:“好大的雪。”

  “还没停?”岳峰欠了欠身子。

  “停了,地上足有一寸厚。”毛哥抬头看天,“天还阴着,看情形还要下。这两天应该会封路,不会有客进尕奈了。”

  “这雪也不算大啊。”季棠棠走到毛哥身边探头看。

  “怎么不算大,都像哈尔滨那样下个尺把厚才算大?”毛哥白她一眼,“进尕奈弯道多,不下雨的天气都容易出事,现在雪这么大,路滑,更没车敢进来了。”

  “那出去也不好出去?”

  “那可不。”

  季棠棠只觉得新奇:这么说,尕奈岂不就成了一座孤镇?进不去也出不来?

  毛哥的兴致很好,一点也不为大雪影响:“丫头,待会跟我去买肉,晚上烤羊肉吃。”

  “有羊肉卖?”季棠棠看看空空荡荡的主街,有点不相信。

  毛哥哈哈大笑:“丫头,你这就见识少了,这里是藏区,牦牛肉羊肉管饱,什么时候都有。”

  肉铺在主街尽头的一个小门面房里,说是肉铺,其实算个超小的菜场,除了牛羊肉,还有丝瓜莴笋大白菜什么的,只是全部都蔫蔫的,看着很不新鲜,毛哥似乎一点都没注意到,拿了个草筐子拼命装,趁着店主没注意,季棠棠偷偷扯扯毛哥的衣裳,指指那些菜:“都不太好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,还指着有新鲜菜吃?”没想到那店主耳朵贼灵,“小姑娘,尕奈不产菜的,这菜都是大老远从外头送进来的,这两天下雪,送菜的车不来,有的吃就不错了。”

  季棠棠脸一红,没说话。

  毛哥付了钱,和季棠棠两个手中提满了袋子往回走,天色阴的很,明明才中午,看起来居然是要晚上的感觉,毛哥穿着大头鞋,踩在雪上吱呀呀的响。

  毛哥找话说:“丫头,一个人出来,父母不担心么?”

  半晌不见季棠棠回答,转头看时,见她一脸的心不在焉,时不时回头看向来路。

  毛哥奇怪,腾出一只手来在她面前晃了晃:“喂,丫头,看什么呢?”

  季棠棠犹豫了一下,又回头看了看:“好像有人在看我。”

  毛哥啼笑皆非:“看你有什么稀奇的,这里的小孩子看游客跟看猴一样,新奇着呢。”

  “不是小孩子。”季棠棠很肯定。

  毛哥也回头看,来路上空荡荡的,再远一点的天上卷着阴云,让人没来由的身上发冷。

  毛哥打了个寒噤:“哪有人啊,赶紧回去吧。”

  季棠棠嗯了一声,紧走两步跟上来,毛哥见她眉头还是紧皱,便故意拿话逗她开心:“棠棠,咱生的好看,就不怕人看。你知道吧,这里是高原,紫外线强,高原的姑娘们脸上都长着疙瘩蛋红……”

  季棠棠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那是高原红吧?”

  “是,学名叫高原红,”毛哥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,“所以啊,他们见着我们这样细皮嫩肉的,总要多看两眼。我天天在尕奈街上走,都让他们看习惯了……”

  季棠棠噗的笑出声来。

  回到旅馆,羽眉她们也都起来了,大雪天没事做,都挨着锅庄烤火,在击鼓传花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,季棠棠本来不想参加的,被光头硬拽了进来。

  一共七个人,毛哥、岳峰、光头、季棠棠、羽眉、晓佳、鸡毛。

  第一轮鸡毛击鼓,鸡毛也不知从哪搞来一个非洲手鼓,可劲地敲,乐呵的很。

  所谓的“花”,竟然是早上岳峰喝水的白搪瓷缸子。

  一轮鼓毕,搪瓷缸子落在晓佳手上,鸡毛兴致勃勃,问:“谈过几次恋爱?”

  晓佳很大方,答得干脆利落:“两次。”

  鸡毛嗷一声,继续击鼓。

  第二轮鼓毕,搪瓷缸子落在羽眉手上。

  “这个我来问,”晓佳狡黠地笑,朝羽眉挤挤眼睛,“在座的几位男士,岳峰、毛哥、光头、鸡毛,你会选谁做你的男朋友?”

  几乎是所有人的目光,瞬时间落在岳峰身上。

  岳峰眼皮掀了掀:“看我干嘛?我脸上长花了怎的?”

  羽眉脸一红:“这个不算。重来。”

  “哎怎么不算了,”晓佳不满意,“要玩就放得开些吧,这么扭扭捏捏的,我替你答好了,不就是岳峰嘛。”

  鸡毛哇哦一声,敲着手鼓怪笑,毛哥故意咳嗽了两声:“严肃点、严肃点,继续、继续。”

  这一趟,搪瓷缸子落在季棠棠手上。

  众人对视了一回,居然有些无从开口,季棠棠是后面才来的,跟他们没那么熟,他们也不好开些暧昧的玩笑,推诿了一回,还是晓佳上:“你……你是哪里人?”

  毛哥叹气:“这也算真心话?晓佳,你问的怎么这么挫?她入住登记不是写了么,北京啊。”

  谁知季棠棠笑了笑:“海城。”

  “海城?”羽眉忽然来了兴趣,“江苏海城?靠近苏州?”

  季棠棠心中咯噔一声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我在海城待过很长时间。”羽眉兴奋,“我老家之前就是海城的,后来搬去了上海。我在海城上到初一,海城一中,我是3班的,看你年纪跟我差不多大,哎,我们会不会上的同一所中学啊?”

  “哇不是吧,”毛哥夸张地骇笑,“在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也能遇见老乡,中国是有多小?”

  “不是。”季棠棠说的平淡,“应该不是校友,我那时候成绩不好,上的是三中。”

  “不对不对,棠棠,我觉得你特眼熟,第一次见面我特意多看了你好几眼,我就是觉得我们见过……我想起来了,你长得特像我们那一届那个一班的英语课代表,还主持过学校的演讲比赛,我就是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……”

  “那肯定是记错了。”季棠棠轻描淡写,“我没上过一中,继续吧,该击鼓了。”

  羽眉奇怪地看了季棠棠一眼,没说话了。

  也不知为什么,接下来每个人都有点兴致寡淡,玩了一轮之后,击鼓传花的游戏便告终结,季棠棠推说没睡好,回房补觉去了,毛哥在厨房给羊肉切片,准备晚上的烤羊宴,剩下的几个人聚在一起玩三国杀,玩到中途,羽眉也借口回房了。

  羽眉的房间是六人间,跟季棠棠的十人间隔了个房间,经过季棠棠门口时,她停顿了一下,犹豫再三,还是没进去。

 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,掏出手机慢慢翻看通讯录,然后选中一个人名,揿下了呼叫键。

  这个人叫邱小宇,分组是“初中同学”。

  “小宇吗?是我,羽眉,”羽眉的声音压的很低,“我向你打听个事,你还记不记得,我们上初中的时候……同年级1班有个英文课代表?我见过她,就是不记得她名字,她是不是叫季棠棠啊……你在1班有朋友吗?要不帮我打听打听?不是,我路上遇到个驴友,她是海城人,我觉得她就是1班的那个,但她说不是……我越想越怪……那行,我等你电话。”

  放下电话,羽眉有些心神不定,她在屋里来回踱了好几趟,不时低头看看手机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羽眉赶紧按下了接听键,把手机凑到耳边:“小宇?”

  她没有再说话了,一直听那边在讲,脸色由诧异到不可置信。

  “然后呢?然后呢?”她追问,“再也没找到她?”

  “是。”邱小宇给了她肯定的回答,“羽眉,那女孩根本不叫季棠棠,还有一种说法,说当时那女孩也一同遇害了,也就是说,一家子都遭了毒手。那你遇到的这个人,就不可能是咱们同级的校友了,哪怕是后来改名叫季棠棠也不是,再说了,谁好端端改名啊。”

  “那我看肯定不是了,”羽眉的脑袋乱嗡嗡的,“不过还是谢谢你了,小宇。”

  挂了电话,羽眉吁了口气,想起岳峰他们还在楼下玩三国杀,索性出门来找他们。

  经过季棠棠门口时,她想起方才的那通电话,忍不住上前轻轻叩了叩门。

  “进来。”

  门没锁,羽眉推门进去,看到季棠棠正在收拾背包,床上堆满了行李。

  “要走?”羽眉诧异。

  “不是。”季棠棠笑笑,“要住一段,所以把要用的东西拿出来。”

  羽眉哦了一声,想了一会,话中有话:“你是一个人出来旅行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那……你的父母……不担心你么?”

  季棠棠语气很平淡:“不担心,他们很开明。”

  “哦?”羽眉惊讶,“那他们,现在还在海城?”

  “不,在山西。”季棠棠微笑,“我爸爸原籍山西,我工作之后,他和我妈妈都搬回老家去了。”

  “这样啊,”羽眉吁了一口气,脸上露出轻快的神色来,“我实在想太多了,那肯定不是你了。”

  “什么不是我?”季棠棠奇怪。

  “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,跟我同级的校友,我总觉得跟你长的像的,”羽眉心中没了疑惑,话匣子一开就止不住,“我刚打电话问我以前的朋友,他告诉我,那个女孩不叫季棠棠,可怜见的,她家里出了事,惨的要命。”

  季棠棠沉默了一下,再开口时,声音有些飘:“是么?出了什么事?”

  羽眉没有察觉她的异样:“听说是有一年大年夜,三年前还是四年前,不太记得了,歹徒入室,她父母都叫歹徒给害了,那以后也没人见过她了,有传闻说她也一起遇害了……总之……”

  羽眉的脸上现出唏嘘之色:“太惨了,这样的事情,我以为只有报纸上才有呢,想不到身边的朋友也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  “还长的跟我特像,是吧。”季棠棠坐在床上,慢慢地把摊放的衣服一件件叠好。

  “因为你也是海城的,长的又眼熟,我还真以为……”羽眉有点尴尬,“真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没关系,”季棠棠很是善解人意的笑笑,“换了我是你,我也会这么以为的。”

  “那……我下去了。”羽眉跟季棠棠,到底也没什么话好说。

  目送着羽眉走远,季棠棠收回视线,目光落在床上一个不起眼的铁盒子上。

评论

(共有条评论)
评论
点击图片更换
最新评论

本类排行

更多
Copyright 2009-2013 6down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5011601号-3

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24626号